超大城市

城市新维度

超大城市的发展

是什么让一座城市值得居住?人们想在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的大都市中如何生活?全世界超过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到2050年,预计100亿人口中将有70亿人居住在城市。但空间是有限的——然而这一问题是在21世纪城市中生活的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因此,世界各地都在为此制定计划。他们清楚地认识到,一个曾经被忽视的维度变得越来越重要——地下空间。.

地下空间解决方案

早在19世纪,欧洲和北美的大都市就达到了临界规模。由于修建了下水道、地下供水管线、路灯到后来的第一条地铁——这些城市才得以继续发展。但是他们既有的基础设施已经不够高效。城市又在地下寻找解决方案:伦敦横贯铁路项目(双洞隧道各长21公里)。巴黎地铁网络正在扩建约200公里。纽约最近也新开通了一条地铁线路;到2048年,圣彼得堡也将把地铁网络扩大到135公里,新建49个地铁站。

先驱者——中国

从1992年至今,在欧洲和美国大约花费2.6%的国民收入用于基础设施建设;而在中国,每年平均投入国民收入的 8.5%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在中国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中国很多特大城市通过现代高效的高速铁路系统而连接。上海和北京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地铁网络(总长度分别约为650公里和600公里)。中国南方大城市深圳,到2030年计划将其地铁网络从300公里扩大到超过1000公里。即使是中型城市,由于现有的道路交通网已无法应对日益增长的车流量,也开始依赖地铁和轨道交通。

杰出典范——新加坡

新加披从1965年独立至今以来,已经建立了示范性基础设施。绿色摩天大楼和未来主义公园使这个城市看起来像是来自未来。同样具有前瞻性的是:公共交通系统。高密度、高频率的地铁系统,即大众捷运(MRT),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便宜的地铁系统之一。为了能应对长期缺乏空间而做好准备,新加披制定了“地下空间总体规划”:在寻找可用空间的过程中,这座城市正在向海底和海底深处发展。已经有100公里的地铁线路和17公里的地下通道。行人在地下人行道和大型购物中心不会受到天气的影响。新加坡甚至将弹药库和石化加油站也搬到了地下。

赫尔辛基:城市综合规划

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也为其地下空间的发展制定了一个远景规划。2011年,发布了该市及其集水区的第一个地下空间建设计划。包括地下设施,如停车场和购物中心、IT 数据中心、游泳池和污水处理厂。设想并实施了100多项新的地下建设措施。“一般来说,任何东西都可以建在地下,”赫尔辛基阿尔托大学和埃斯波分校的地质工程项目部主任Mikael Rinne说。“城市化必然会导致更多的地下建筑出现。”他说,地下建筑通常更加高效和环保,因为不需要建造墙壁和天花板。而挖掘出来的岩石还可以用在其他地方。

我们必须进一步落实“城市”的概念,并严格执行“绿色都市主义”。

Steffen Lehmann博士, 朴茨茅斯大学可持续建筑学教授

推动城市进一步发展

广泛应用于地下的富有远见创意:

不是“摩天大楼”,而是“摩地大楼”:2009年,位于墨西哥城的Bunker Arquitectura公司提出一个在地下建造65层“摩地大楼”的设想,该构想是建造一个倒立金字塔,向地下延伸300米,而非向上凸起。这座地下建筑的独特之处在于向下逐渐变窄的中庭。为所有楼层提供日光和新鲜空气。虽然这座为墨西哥城广场(历史中心)设计的建筑尚未实现,但位于上海的“深坑酒店”已于2018年年底正式开业:一座五星级酒店建在一个废弃的采石场,大约90米深。“世界第一家地下豪华酒店”可以看到交错的地下梯田景观——而水则从地面沿玻璃幕墙流下。

摩地大楼:生活在地下

1996年,随着法国国家图书馆在巴黎的落成,多米尼克·佩罗(Dominique Perrault)成为了一名明星建筑师——冒着地面下沉的风险。佩罗搬迁了阅览室,甚至把整座树林都搬到了塞纳河水位以下14 米的地方,结果图书馆的各高楼之间就留出了一个自由的空间。就像在加里波第广场(Piazza Garibaldi),那不勒斯火车站的广场由设计师向下扩展了几层,深度达 40 米。由于存在中庭和反射屏,地下空间往往不那么明显。在首尔,佩罗设计了一个学府综合区,是一个地面上的绿色景观公园。只有一条通道通向地下。无数采光竖井和窗户提供了充足的自然光。

公共建筑:在地下深处

当人们在谈论禁止柴油车辆和城市通行费可能成为现代社会的威胁时,需要建造新的运输系统。地下运输舱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例如,CargoCaps和瑞士“Cargo Sous Terrain”项目。愿景是通过隧道系统利用电动自行式货舱运输货物。郊区的物流中心充当从公路或铁路到地下系统的货物转运点,“城市中心”重新出现标准化货板,并分布在“环境友好型电子推车或送货自行车”上,例如,在通往客户的最后一段旅程中。现在已经使用“零排放解决方案”技术。

货物运输:地下快速通道

根据农业可续的最新发现,许多大城市的地下空间有潜力为人们提供新鲜的谷物和蔬菜。伦敦的“地下生长”计划目前正在展示其运作方式:在伦敦克拉珀姆区的中心地带,有一个巨大的蔬菜和草本花园,隐藏在地下33 米处一个旧地铁隧道的防空洞里。根据宣传手册,生产芹菜、花椰菜或罗勒的水培作物所需的水比传统农业方法少70%。

营养和可持续性:深层温室

巴黎新时代:大巴黎快线

在这里,您可以了解到法国首都巴黎是如何凭借这一划时代的项目来实现公共交通现代化:

下载

还有疑问?

敬请垂询!

Gerhard Goisser 海瑞克美国子公司 首席运营官
Jack Brockway 海瑞克美国子公司 董事长

联系人 联系我们

Gerhard Goisser 海瑞克美国子公司 首席运营官
Jack Brockway 海瑞克美国子公司 董事长